卢梭语录_卢梭说过的话_卢梭名言

admin2020年02月08日语录大全660

我们希望人们品行善良么?那末,我们首先应该让他们热爱国家,但是,如果国家对于他们和对于外国人一样,如果国家只是给他们对任何人都不能不给的东西,他们又怎么会爱国呢?假如他们甚至连社会安全的权利也享受不到,生命、自由和财产都任凭有权力的人们摆布,不能(或者说,不允许他们)得到法律的保障,那就更糟糕了,他们要尽文明的社会状态的义务,却连自然状态中的一般权益都享受不到,也不能用自己的力量保护自己,在这种情况下,他们会陷入一个自由的人所能设想的无可再坏的情况,这时,在他们看来“国家”二字就是纯然可憎可复可笑的东西了。— 卢梭 《论政治经济学》

卢梭语录:我们希望人们品行善良么?那末,我们首先应该让他们热爱国家,但是,如果国家对于他们和对于外国人一样,如果国家只是给他们对任何人都不能不给的东西,他们又怎么会爱国呢?假如他们甚至连社会安全的权利也享受不到,生命、自由和财产都任凭有权力的人们摆布,不能(或者说,不允许他们)得到法律的保障,那就更糟糕了,他们要尽文明的社会状态的义务,却连自然状态中的一般权益都享受不到,也不能用自己的力量保护自己,在这种情况下,他们会陷入一个自由的人所能设想的无可再坏的情况,这时,在他们看来“国家”二字就是纯然可憎可复可笑的东西了。

英文翻译:Do we hope people behavior is kind-hearted? That end, we should let them have deep love for a country above all, but, if the country is mixed to them to the foreigner same, if the country just gives them the thing that has to give to anybody, how are they met again patriotic? If they connect the right of social safety to also be not enjoyed even, life, freedom and belongings powerful of at one's convenience people orders about, cannot (perhaps say, do not allow them) the safeguard that gets law, that is worse, they should use up the obligation of civilized social condition, the general rights and interests in joining natural state however is not enjoyed, the power that also cannot use oneself protects him, below this kind of circumstance, they can be immersed in what a free person can imagine to not have but again bad situation, at this moment, look in them " country " 2 words are pure like that detestable but answer funny thing.

语录繁体:我們希望人們品行善良麼?那末,我們首先應該讓他們熱愛國傢,但是,如果國傢對於他們和對於外國人一樣,如果國傢隻是給他們對任何人都不能不給的東西,他們又怎麼會愛國呢?假如他們甚至連社會安全的權利也享受不到,生命、自由和財產都任憑有權力的人們擺佈,不能(或者說,不允許他們)得到法律的保障,那就更糟糕瞭,他們要盡文明的社會狀態的義務,卻連自然狀態中的一般權益都享受不到,也不能用自己的力量保護自己,在這種情況下,他們會陷入一個自由的人所能設想的無可再壞的情況,這時,在他們看來“國傢”二字就是純然可憎可復可笑的東西瞭。

卢梭语录火星文:莪們希望囚們品荇善良仫?那末,莪們首先應該讓彵們熱愛國鎵,但昰,洳果國鎵對於彵們囷對於外國囚┅樣,洳果國鎵呮昰給彵們對任何囚都鈈能鈈給啲東覀,彵們又怎仫茴愛國呢?假洳彵們甚至連社茴咹銓啲權利吔享受鈈箌,苼命、自由囷財產都任憑洧權仂啲囚們擺咘,鈈能(戓者詤,鈈尣許彵們)嘚箌法律啲保障,那就哽糟糕叻,彵們偠盡攵朙啲社茴狀態啲図務,卻連自然狀態ф啲┅般權益都享受鈈箌,吔鈈能鼡自己啲仂量保護自己,茬這種情況丅,彵們茴陷入┅個自由啲囚所能設想啲無鈳洅壞啲情況,這塒,茬彵們看唻“國鎵”②芓就昰純然鈳憎鈳複鈳笑啲東覀叻。

卢梭说过我们希望人们品行善良么?那末,我们首先应该让他们热爱国家,但是,如果国家对于他们和对于外国人一样,如果国家只是给他们对任何人都不能不给的东西,他们又怎么会爱国呢?假如他们甚至连社会安全的权利也享受不到,生命、自由和财产都任凭有权力的人们摆布,不能(或者说,不允许他们)得到法律的保障,那就更糟糕了,他们要尽文明的社会状态的义务,却连自然状态中的一般权益都享受不到,也不能用自己的力量保护自己,在这种情况下,他们会陷入一个自由的人所能设想的无可再坏的情况,这时,在他们看来“国家”二字就是纯然可憎可复可笑的东西了。这句卢梭语录已被网友认为是卢梭的名言。

相关语录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