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从来不是公平的,得到多少,便要靠那个多少做到最好,努力的生活下去。— 亦舒 《我们不是天使》

我大好的一个人,凭什么跑到别人的生命里去当插曲。— 亦舒 《未知》

人,会不会同完全没有利用价值的人来往?大抵没有可能,即使纯是谈得来,也已经利用了对方的时间、精力,换取欢笑的一场闲聊,彼此交换了资料,互相利用没有什么不对呀,大家得益,不亦乐乎,最讨厌的是损人不利己,越是有利用价值,关系越能持久。— 亦舒 《随心》

不怨天,不尤人,运气不好,摔了一跤重的,不怕,跌倒爬起,从头来过,谁不犯错呢,不过,切记同样的过失不可错两次。— 亦舒 《吻所有女孩》

男人们就是这样,唯一听话的时间是在枕头上的,男人睡在女人身边的时候,要他长就长,要他短就短,下了床他又是另外一个人,他有主张,他要开始命令我。— 亦舒 《喜宝》

无论什么事,鞠躬尽瘁,均有限度,只能做到这样,如果还不够好,也只得作罢,怎可任人搓圆揉扁,尊严荡然无存,量力而为最好。— 亦舒 《随心》

她古老不合时宜,认为嫁不到好丈夫便一生休矣,她浪漫到苍白的地步,死于心碎,我抚摸自己强壮的胸膛,寻找我的心,有是肯定有的,不过只为自己的血液循环而跳动。— 亦舒 《她比烟花还寂寞》

人的理想永远忽隐忽现,却不离不弃,在沮丧失望的时候,理想会来鼓励他,但理想虚无缥缈,无从捉摸。— 亦舒 《未知》

我要很多很多的爱,如果没有爱,那么就很多很多的钱,如果两件都没有,有健康也是好的。— 亦舒 《喜宝》

她叫宋家明喜欢连名带姓,像小孩子唤同班同学,说不出的青梅竹马,说不出的亲呢。— 亦舒 《喜宝》

廿多岁吃苦无所谓,即使牛仔裤白衬衫也撑得住,不知多好看,可是再过几年,就是另外一个故事,届时希望有人驾结实点的德国房车来接送,还站在地下铁路月台上,是何等寒伧,略具名气,更觉讽刺。— 亦舒 《未知》

一般人受骗,起因其实是想在骗徒身上得到利益,换言之,被骗者开头想骗人,才会受骗,既然如此,亦无话可说。— 亦舒 《骗徒》

友谊就是这么简单,你有空儿我有空儿他有空儿,遍团结做起朋友来,什么话都可以说,一旦出事,即时各散东西,谁会来接烫山芋,从此成陌路。— 亦舒 《没有月亮的晚上》

“婚后要退休?”“也不一定,把话说僵了不好,世上哪有百分之百的事,”她侧侧头,“为自己留点余地的好,”太看得起自己的人往往落得叫人看不起;一定会升职,一定会嫁出去,一定脱离这个圈子……啥人做的保?— 亦舒 《她比烟花寂寞》

这个城市,不易居,它可以给你名、给你利、给你风头,可是要索回何等样的代价!岁月似火车头般格轰格轰疾驶而过,当事人焦头烂额,形容憔悴,因为有更大的薪酬更高的位置在等着,那真是一个庞大的竞技场,适者生存。— 亦舒 《随心》

但是,做人是讲运气的,在我感情生活中,并没有遇见对我好与能保护我的丈夫,许多女生都没有遇到。— 亦舒 《未知》

买笑卖笑,负担得起,付出些许代价,皆大欢喜,无所谓,做不到,更不必心有不甘,全世界都没有免费笑容,当事人必须付出。— 亦舒 《随心》

常常有戏假情真这回事吗? 剧情缠绵,导演又要求投入,大家相处数月之久,日夜相聚,你说呢。— 亦舒 《世界换你微笑》

比较起来,读书真是太容易了,只要愿意温习,一定拿到高分,感情却不然,十分耕耘,都没有一分收获。— 亦舒 《未知》

我们这种人,连洗发水的牌子都不愿意换,天天一样才最可贵,熟悉的烦恼已不再是烦恼,况且,早已发觉,全世界最爱的人,原来是自己。— 亦舒 《一样》